今日華語電影 今日外語電影 電影影評 電影經典臺詞
地方網 > 娛樂 > 電影 > 今日華語電影 > 正文

主演電影《尋漢計》;自認性格倔強卻也無奈于現如今的“偶像崇拜”李保田 有幫厚臉皮 對表演是侮辱 對觀眾是危害

來源:新京報 2021-06-03 00:46   http://www.771bc.com/

電影《尋漢計》中李保田飾演了一個比自己年齡大十幾歲的姥爺。李保田主演的電視劇《宰相劉羅鍋》。憑借張藝謀導演的電影《有話好好說》,李保田拿到了大眾電影百花獎。李保田自畫像。

能采訪到李保田,太難得了。

沒人敢否認,“李保田”這三個字是時代的縮影,也是中國銀幕形象的代表,這個名字是佝僂著腰,談笑間能讓和珅懸梁自裁的宰相劉羅鍋;是妙手回春,搭個脈就能讓病人起死回生的神醫喜來樂;是魚肉鄉里,欺上瞞下的龍隱鎮王保長……

“我這個人性格比較孤僻,任性自由、不大聽話,也不合群,甚至連自己兒子都影響不了。”說話間,年過七旬的他吃下一粒特效安定。這和電影《尋漢計》中煢煢孑立、踽踽獨行的姥爺,倒有幾分相似。

雖然偶爾還會演戲,但如今的李保田,對電影、電視的興趣遠遠低于畫畫,問他對時下行業環境的看法,他的回答一概為“不關注,不想看,我管不著”。但提到畫畫、音樂卻可以聊上好久。似乎現階段,他最理想的生活已經不在劇組,而是在獨居的家中,朝南的大案上鋪著畫紙,邊聽古典樂邊勾勒線條,陽光灑在頭頂,舒舒服服的,這才是他享受的人生。

演員李保田的自我修養

1“魂”不能沒“氣”不能丟

近兩年,李保田才學會在家穿拖鞋。在他的字典里,拖鞋意味著懈怠,人會因此變得放松。《尋漢計》編劇趙趙問他,“李老師,這么辛苦地拍攝,你怎么就不疲憊啊?”“從睜開眼睛,到晚上要睡覺前,我就不知道什么叫疲憊。”

誠然,李保田也知道,做人不懂松弛,活著很累,但也只能搖搖頭,說上一句“沒辦法”。

這么多年來,似乎他永遠都置于“激動”的狀態中,他堅信一個演員的“魂”不能沒,“氣”不能丟,他抬高嗓門說道:“我在戲曲團學過五年‘丑’,又跳了兩年舞,有形體訓練意識。盡管偶爾累了膝蓋會酸疼,但我永遠不會慢走。”

被問到或許連家人都會因為這種永遠的生機勃勃感到疲憊,他一臉叛逆:“所以說,我不跟他們在一起生活,就單獨住,什么都是自我掌控,連養活自己都能掌控。”

2創作上強勢敢與所有人為敵

“我任性,從小就任性,學都不愿意上就從家里跑了。擱現在,我這性格可能都活不下來。但那個時代運氣好,挨過餓、闖過鬼門關,還能混過來。我在創作上強勢,藝術創作上更是敢與所有人為敵,這能不固執,不自以為是嗎?”短短幾句,勾勒出了李保田的人生際遇。他很清楚自己性格倔強,對認同的觀點特別堅持。

早在1975年,他就被冠上了“戲霸”的名號。做文工團團長時,上面領導硬塞來一個長得漂亮但不會演戲的演員,他堅決不同意;因對角色的理解,而與同行爭得面紅耳赤;還因不滿制片方將劇集注水擴容,而對簿公堂……但他依然堅持自己的作風:對演戲極其挑剔,有兩年沒拍戲,推掉了17個劇本,從未拍過一個廣告,也不出席任何與演戲無關的活動。

這位演繹過無數經典角色,金雞獎、百花獎、飛天獎拿了個遍的“老戲骨”,這些年真的做到了銷聲匿跡。在他以往的經典作品下還有觀眾留言問,“李保田這么好的演技,為什么不演戲了?”“《宰相劉羅鍋》何年何月才能有續集?”這些,李保田不是沒聽到過,對自己的作品,他有著清晰的判斷:“我以前有些好東西確實被別人忽略了,回過頭來看,我覺得它應該比現在同時期的東西都更好。我也從來不說這話,得大家自己去感受。”

3沒有表演方法論全靠真實和環境

李保田不是不想演戲,是真的缺好劇本。

找他的劇本堆積如山,讓他答應的卻寥寥無幾,因為這些本子對老人的描寫總是讓他一言難盡,也讓他對創作充滿了遺憾:“(那些劇本)只要一寫到老頭兒,要么是坐輪椅的,在養老院等待生命終結的,要么就是老年癡呆困在家里的,沒有一個寫出老年人的精彩。老人的精彩是什么?是經驗!是生活閱歷!在人物關系里,能產生愛與無私的;或者你也可以寫壞老頭兒,老人變壞了,壞人變老了,把他寫真了一樣的感人,但沒有。”

很難得,李保田出現在今年的五一檔里,他挑了一個真實且輕巧的本子,在一部沒有大明星、大噱頭加持的電影《尋漢計》中扮演幫外孫女“尋漢”的姥爺。三十年前,那時李保田四十歲出頭,用扮老的方法,演了一個幾乎是自己年齡兩倍的老人。如今他年過七旬,在電影鏡頭的注視下也變成了鶴發童顏的老人。用他的話說,以前是在“演”老人,這次雖然角色比自己大十幾歲,但是真真正正地變老了。

在他看來,表演沒有方法論。他很推崇丹尼爾·戴-劉易斯的表演,他在扮演林肯時,只要一到現場,周遭環境啞然肅靜,這種嚴肅無疑可以幫他進入林肯的靈魂。這一次,李保田也體會到了現場的浸入感給他的幫助。在《尋漢計》劇組,人人都喊李保田姥爺,只要他化上妝,穿上戲服,一到劇組,大家都說“姥爺來了”,就位拍戲,導演唐大年也喊著“姥爺,該你了”,“我也是全劇組(年齡)最大的”。李保田笑著感嘆這次是碰巧遇見好人了:“唐大年是個好孩子,雖然一副調皮樣兒,但聰慧、善良。任素汐和王子川更是好演員,事實上,王子川在戲里展現得并不充分,你看看他的舞臺劇,絕對可以稱為當代中青年演員里形體訓練的典范,那種控制形體的能力,他這一輩的(演員)或者往下一輩的(演員),很難有他那樣的訓練基礎,無奈這樣注重藝術的演員太少了。”

即使被認為一直是在“拿命”演戲,李保田也覺得自己沒有做到真正為角色豁出去。他說從不回看自己演過的作品,會不好意思:“我真沒有做到完全為角色豁出去,不說別的,你就看劉易斯的《血色將至》《我的左腳》,哪怕是演一個西部牛仔舉起手叼煙的鏡頭,仔細看他的指甲蓋里都是陳年老垢,這是化妝都達不到的效果。就像我演《菊豆》時能一個月不洗澡,手掌、身上全是灰,別人都不認為這是真的,但我必須這樣才能有真的效果。”

“演什么成什么”的李保田,對表演究竟有什么秘笈?“就是真。包括像、包括介入角色深層次的魂魄,不僅外表像那個角色,連精神也要接近。”他說,最想演的角色是《紅樓夢》中的賈母(反串),或者是一位四世同堂大家庭里的老太爺。

4拒絕物質化更拒絕是非

這些年,李保田一直拒絕“以老扮少”,認為難以真實,所以年歲大了,接戲的機會就少了很多,加之又是個“好劇本罕見的時代”,便心安理得地宅在家里讀書、畫畫、聽音樂。他說這種生活狀態“簡單至極又豐富至極”,“如果沒有音樂,我會覺得屋里是空的,像沒靈魂一樣,就像現在我聽音樂都不需要聽內容了。”

但是他似乎又永遠也修煉不成仙風道骨、超凡脫俗的樣子。一談起行業現狀,李保田就連連搖頭,甚至破口大罵。“雖然我宅著,但我時時刻刻盯著,也知道當下是什么狀態,包括各種各樣的國際關系、人情關系,我會關注。就比如(電影)票房好,但不一定招人待見,因為離精神世界越來越遠,也過于物質化。”他會因為不敬業的演員感到氣憤,對為名為利為曝光的“偶像崇拜”感到無奈。

但三十年前的他,也曾想過做個公眾人物,他稱這是發展時期年輕演員的正常愿望,但在他看來,一個人如果把自己打造成公眾人物的目的是為了斂財,那就是小人:“沒有不想做公眾人物,不想被人關注的人,但是你被人關注了,是為他們服務,還是要掏他們的腰包?只要演戲,你就會想掏別人的腰包,尤其有些只為了‘這個’的小人,掏得都沒有底了。”

“無論這個行業怎么變,你還會堅持你的觀點?”

“當然,有機會就演,沒機會我有別的事可做。但絕對不讓自己累著,不會讓外界的是非爬滿自己的生命,像攀附在身上的寄生藤一樣,吸干我的腦髓和心血。現在的我,不干這種傻事。什么是美?就是快彌留之際想起,我每天都過得值,就行了。”

【對話】

演員對自己,就該像特種兵一般

新京報:這次拍《尋漢計》,年輕的演員和導演與你合作,會不會壓力很大?

李保田:我是很好很好(被)管理的人,如果說好明天6點出發,我凌晨4點30分就會起床。為了強迫自己睡覺,保證第二天有精力,我戒了二十多年的安定,從2019年3月開始吃。

新京報:這是在拿身體“開玩笑”嗎?

李保田:沒辦法,這就是你的工作。就像我從來不遲到。有人認為這很讓人感動,有什么好說的呢?這就是你正常的工作。現在還有一幫臉皮厚的(人),居然拿這個來炫耀,說什么我從來不背詞兒,直接念12345,這么丑的事還敢拿來當好事宣揚?對表演真是侮辱,對觀眾也是危害。所以,我從不看國產電視劇,因為曾經被抗日神劇侮辱了一把,就再也不看了。

新京報:是不是很懷念當年拍戲時的感覺。

李保田:創作是個艱辛的過程,到今天卻成了享福的過程,很多人都變成享樂主義了。只有行動著的藝術工作者才是有創造性的,安逸只會訓練“敗家子”。我說的這些艱苦,不是說餓肚子,而是能吃得住各種各樣的訓練,一個演員應該像特種兵接受訓練一樣對待自己,看他在演藝上深不深挖。

干這行的人,就應該藏在作品后面

新京報:你知道自己其實有很多影迷嗎?

李保田:不知道,我不太接觸。

新京報:在你的很多作品下仍有觀眾在討論,說做你粉絲很痛苦,因為你曝光太少,這幾年作品也不多。

李保田:因為什么呢?一個演員,是以你的工作成果、以你的作品來面世的,就個人而言,只是一個普通人,應該藏在作品后面。這個行當,就是讓別人看(角色)形象,而不是看你。你把自己敞開在大眾面前,大眾忘不掉生活中的你,就很難接受藝術中的你。演員應該讓人記住的是他塑造的形象,而不是他本人有多光鮮。

新京報:所以,你基本也不用社交媒體?

李保田:我不怎么用,微信里也只有十多個人。你發微博就是企圖跟別人交流,或者準備挨別人罵?你想叫別人來奉承你,那不可能,你想錯了;你說我要上微博就是為了叫別人挑刺,這個行。所以我既不想跟他們辯論,也不想讓他們夸我,我就干脆,從來不會(笑)。

幾百個廣告找來,但這錢我不想掙

新京報:那這么久不拍戲會有戲癮嗎?

李保田:完全沒有,我的一天就三個生活片段:畫畫、讀書、看片(電影)。日常一般早上五點起床,喝點兒咖啡、吃點兒簡單的東西,工作到下午兩點。冬天,在靠南的窗戶邊支起大畫板,太陽從我的后腦勺一直照到我的前臉,旁邊放著貝多芬或莫扎特,幾十年沒變過。只要是醒的狀態,三個屋、三部機器,晚上還有催眠的組合音響,到了九點半準時躺下。

我覺得這是幸福的。什么叫幸福?生活在你滿意的狀態里,每天都有所為,簡單至極卻又豐富至極。

新京報:這么“超然”的生活,需要拒絕很多誘惑吧。

李保田:不是誘惑。你只要是個正常的、精神上有要求的人就不覺得這些有什么。就比如,這三四十年有三百多個廣告找過我,至少是“一個整”(指價格),但我從來不接。我不是說視金錢如糞土,只是我不想掙(廣告費),我覺得掙這個錢有損我的形象。

新京報:你對自己的生活現狀滿意嗎?

李保田:對自己的生活狀態滿意,對周圍的環境不滿意。當然,我也改變不了周遭的嘈雜,干嗎去找這別扭呢?

采寫/新京報記者周慧曉婉人物攝影/新京報記者郭延冰

新聞推薦

玩具總動員

小記者:仇穎軒(綠影小學306班)指導老師:董娟《玩具總動員》這部電影講述了兩個玩具“牛仔警長胡迪”和“太空騎警巴斯光年”...

相關推薦:
猜你喜歡:
評論:(主演電影《尋漢計》;自認性格倔強卻也無奈于現如今的“偶像崇拜”李保田 有幫厚臉皮 對表演是侮辱 對觀眾是危害)
頻道推薦
  • 不經摔的杯子
  • 細節彰顯家庭教育真善美
  • 《博物館說》云端呈現中華文物神韻
  • 江蘇溧陽:用生態儲能為發展增綠
  • 貴州省2021年新型城鎮化“三改”項目集中開工
  • 熱點閱讀
    懸崖 主演:張嘉譯 小宋佳 徐程 詠梅 ... 代言時沖在前頭 出事了躲在后頭 頻頻... 時髦人士都在去露營的路上?...
    圖文看點
    鄉里鄉親
    國翠小學舉辦交通安全知識講座... 《懸崖之上》和張藝謀第四次合作 “... 明星偷逃稅之事為何屢禁不止 □辛有...
    熱點排行

    337P日本欧洲亚洲大胆精品 亚洲人成网站在线播放 亚洲人成电影网站免费 欧美日韩国产在线一区二区 亚洲高清国产拍精品